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資訊

新規未生效紅木傢俱已暴漲 28萬櫃子漲到40萬

日期:2013.06.14 來源:青島新聞網-青島早報

  大紅酸枝、黑酸枝、南美酸枝等木材已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Ⅱ,需要許可證方可進行國際貿易。這一新規今年6月12日就將生效。
   記者近日探訪發現,新規尚未生效,紅木價格卻已經"蹦着高"上漲,島城的紅木經銷商開始忙着全國各地搶貨源,但市場上的大紅酸枝已經被搶光。這些被搶走的大紅酸枝並沒有直接製作成傢俱,而是被囤積了起來。"買紅木,現在都不是錢的問題了,是拿着錢都搶不到貨。"青島市傢俱協會常務理事席少飛告訴記者,儘管行業內的價格已經暴漲,但這對紅木傢俱的市場銷售並不利,市民不買賬。


■探訪
多個紅木樹種進瀕危名單
   《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又稱CITES公約。今年3月,第十六屆締約國大會公佈了新的附錄修訂名單。根據名單,交趾黃檀、中美洲黃檀、微凹黃檀、伯利茲黃檀和盧氏黑黃檀由附錄Ⅲ被升列至附錄Ⅱ。
對 於上述紅木學名,市民或許沒有聽說過,但它們的俗稱其實就是大紅酸枝(或老撾紅酸枝)、中美洲紅酸枝、南美紅酸枝、中美洲黑酸枝和大葉紫檀。"其實,早在 今年3月公佈名單後,紅木原料商就開始忙活了,因爲一旦列入瀕危名單,就意味着木材的進出口都會受到非常大的衝擊,原材料將變得非常稀缺。"席少飛告訴記 者,這對國內紅木傢俱市場的衝擊非常大,紅木原料將變成一種稀缺品。
28萬櫃子一月漲到40萬
   在李滄區海博家居店內,記者看到,一套以大紅酸枝爲原料製作的櫃子,售價達到了20萬元。"這個櫃子之前的售價是13萬元,剛剛調價。"一名紅木傢俱店的售 貨員告訴記者。在昌樂路文化市場內,記者在一家紅木傢俱店內看到,兩個明代傢俱風格的大紅酸枝櫃子售價是40萬元。"此前的售價是28萬元,現在的售價是 剛剛調整的。"這家傢俱店的總經理告訴記者,這兩個櫃子光原料就要用掉1噸多,而且都是用的好料,光原材料的成本已經漲到了30萬元以上。
一個紅木雕工的日工資是600元,普通木工是400元,再加上運輸的成本,40萬元已經不算漲了。"這名總經理告訴記者,市場上銷售的紅木傢俱,價格出現 了普遍的上漲,漲幅都是蹦着高漲,一天一個價。漲價的一個關鍵原因是經銷商們擔心原材料沒有了,以後的紅木傢俱難找了。
價格上調的現象存在,按照原價銷售的紅木店也有。青島一木的紅木和元旭紅木傢俱店的價格並沒有出現調整。"最近一段時間,股市不好,樓市不好,紅木市場的銷售也不好,我們的價格沒有上調,存料也比較多。"青島一木傢俱總店張總經理告訴記者。
紅木漲價市民不買賬
   對於紅木傢俱價格的暴漲,市民並不買賬。"這個紅木傢俱也太貴了,這都接近天價了。"一名正在市場上看傢俱的市民告訴記者,動輒數十萬的紅木傢俱的價格令人 難以承受。"我剛看好了兩把圈椅,是明式風格的,1.8萬元,這個價格是漲價前的價格,老闆同意原價賣,但還是感覺貴,心裏有些肉疼。"另一名正在選購紅 木傢俱的市民撫摸着一把烏木椅子告訴記者。
紅木傢俱的銷售針對的是高端客戶羣體,可能100戶家庭裏,連1戶購買紅木傢俱的家庭都沒有,所以,紅木傢俱的銷售對於普通市民來說是難以接受的,這也導致整個紅木傢俱市場看的多、買的少的情況普遍存在。"張總經理告訴記者。

■揭祕
經銷商國內忙着搶原料

   紅木原材料的搶購潮從今年過完春節後就開始了,四五月份達到了頂峯,現在已經是一木難求了。"席少飛告訴記者,今年,他和朋友們先後去過上海、深圳、北京、福建,目的只有一個,爲了買木材。
全國各地的同行都扎堆涌到了這些原材料供應地,帶着現金直接購買木材。"席少飛說,這也導致了紅木價格的暴漲。"大紅酸枝直徑25釐米以上的大料價格從每 噸的18萬元左右,漲到了28萬元,紫檀的價格從120萬漲到了180萬元,越南黃花梨已經漲到了600萬元,已經是有價無市的情況。"
   現在本該是紅木銷售的淡季,原本在這個時期,紅木的原材料商會主動求着廠家進點貨,但現在全反過來了。"席少飛告訴記者,現在如果誰手頭有原料,大家會蜂擁而至,每人都要求分一點貨。
中美洲成原料供給地
   中國傳統的紅木來源地主要是越南、老撾、泰國、柬埔寨,現在中美洲、南美洲變成紅木原料的來源地了。"席少飛告訴記者,東南亞地區的紅木原料越來越少,當地也都有禁伐令和禁止大料出口的法律,因墨西哥、巴西等中美洲和南美洲的國家出產絨毛黃檀和微凹黃檀,這兩種料也屬於紅酸枝木類,現在這兩種料佔據了市場的主流,取代了原來的東南亞地區供應的大紅酸枝木。
現在海南黃花梨、越南黃花梨、紫檀這三種原料基本上是沒有了,市場上非常罕見,光有價格,沒有原料。像海南黃花梨已經炒到了2200萬一噸的價格。"
經銷商掀起囤貨潮
   市民難以接受紅木價格的大漲比較正常,屬於理性消費,但現在的經銷商和生產廠家已經無法理性了。"席少飛告訴記者,全國各地的紅木經銷商和廠家都在收購原料,現在還有很多的同行在各地市場上等原料,來一車立馬收購。
這些原料都已經囤起來了,價格太高,廠家不敢生產,經銷商也不敢採購成品。只能買到手囤起來。"席少飛介紹說,原材料價格的上漲已經影響到銷售環節,雖然貨已經進來了,但是賣不出去。"這麼高的價格,賣給誰?"
批量生產變定製服務
   現在紅木傢俱的銷售大都是以定製爲主了。比如客人想要個櫃子,工廠會按照客人的要求製作,這樣針對性強,不會廢料。"席少飛告訴記者。
業 內人士認爲,這可能導致紅木傢俱企業無米下鍋,只能先把紅木傢俱的原料囤積起來。長遠來看,紅木傢俱必將漲價。"以前紅木傢俱的生產都是廠家製作後,直接 銷售成品,但現在沒人敢輕易動料,一旦做了,賣不出去,成本太大。"席少飛告訴記者,紅木傢俱的價格主要由原材料的價格確定,原材料一旦漲價,就很難再降 下來,因此廠家會更加謹慎。

■人物
一個月飛四地帶着現金搶原料

    已經經營了10多年紅木傢俱的張先生今年5月份是相當忙碌,在頻繁的奔波中,往返於各個紅木原材料市場。"最近火大了,把我竄的,脾氣有些衝,你原諒點。"今年已經年過四旬的張先生見到記者時,手裏的電話始終不間斷,電話裏談來談去的話題只有一個:紅木原料。
   我五一去了上海,上海的紅木市場旁的酒店裏住的全是全國各地的紅木進貨商,都在等着進貨。市場裏開進一輛拉着紅木原料的大貨車,接着就被人買走了。"張先生告訴記者,大紅酸枝的原材料價格是一天一變,誰能買到誰就跟撿了便宜似的。
   我在上海住了3天,買到了1噸大紅酸枝,當時的價格是22萬,後來又去了深圳、福建、北京。北京是一木難求,我待了3天沒買到一根料。深圳的價格高得離 譜,然後是福建,福建的價格也是天天看漲,最後也是沒買成。"意識到紅木原料遭遇的採購潮,張先生也發急了。"這幾年有聯繫的同行都聯繫了,前兩天剛聽說 一個哥們從中美洲發了3個集裝箱的微凹黃檀過來,我這趕緊先跑回青島提前預訂下了。這樣心裏才稍微踏實點。"張先生告訴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