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資訊

紅木品牌欲試水新材料 故宮未用過材料難成頂級

日期:2013.10.31 來源:新京報

 近日,一則“10月25日,越南政府正式禁止出口大紅酸枝木材”的消息在業內流傳開來。消息真實性有待考證,但交趾黃檀等限制進口材料的價格持續上漲的事實,讓商家不得不考慮明年將選擇哪些“新米下鍋”。以大果紫檀爲代表的花梨木類材料和一些“非傳統”紅木材料,或將成爲市場新寵。


珍貴紅木價格一路上揚
  自今年6月份再修訂CITES公約公佈實施以來,交趾黃檀等紅木原材價格一路攀升。據某紅木企業董事長楊某介紹,大紅酸枝從年初到現在,漲幅已高達150%左右,目前原材的價格已經超過每噸20萬元以上。根據10月28日中國紅木委發佈的消息,8月份進口紅木原木價格指數爲143.7,同比上漲24.85%,環比上漲2.2%;鋸材價格指數爲229.1,同比上升5.52%,環比上升7.41%。中國木材與木製品流通協會紅木流通專業委員會祕書長車暢分析說:“本期中國紅木進口綜合價格指數(HIPI)同比與環比均發生較大幅度的上漲。主要是受到市場投資性與正常消費性需求增長的影響,以及近期海關打擊非法進口紅木貿易的影響。未來幾個月中國紅木市場價格還將繼續走高,珍貴紅木價格(交趾黃檀、微凹黃檀等)將出現臺階式的上漲。”
  相比年初每噸幾萬元的價格,紅酸枝的價錢讓商家開始焦慮。不少商家認爲,紅酸枝的價格已經達到最高點。 這麼高的價格,再加上這幾個月持續的漲幅,買家不敢大規模買進,大部分小廠家也沒有能力。現在業內普遍認爲紅酸枝的價格已經達到最高點,沒有走低的可能。回顧近幾年紅酸枝的市場變化與黃花梨、紫檀等材料有相似之處:最初價格較低,隨着不斷受市場認可,價格一路攀升。楊某認爲:“如果傢俱價格漲幅與材料同步,勢必會流失現有大批消費者。”於是,尋找“下一個紅酸枝”,在未漲價前佔領市場制高點,成爲商家的普遍想法。

品牌調整原材料
  據業內人士介紹,紅木傢俱品牌取得市場銷路的關鍵點有兩個:材料購買價格較低和傢俱樣式受歡迎。較低的原材價格是利潤的保證,正確地確定傢俱樣式才能保證不壓貨。年底將近,廠商需要購買明年所需材料,規劃發展方向。此時高高在上的紅酸枝價格,讓不少商家陷入了迷茫。不少商家目前已有一些新動作,調整材料結構,改變發展策略,不輸在“起跑線上”。
  近日,業內傳言某兩大品牌大量拋售紅酸枝,引起關注。業內人士分析,這或許是企業爲調整策略積累資金。不少企業也表示,明年或近兩三年將在原材上做出調整。楊波表示:“未來三年,元亨利或許將用酸枝木類中的白酸枝製作明式傢俱。白酸枝之前大量使用於明式傢俱,其花紋、色澤相當精美,很多行家會將其與黃花梨混淆。目前這個材料價格相對較低,但較少人認識到其做明式傢俱之美。”
  近兩年來,多種紅木材料流向市場,也出現了一些使用“新材料”的品牌。“蘇州華寶”主營紫光檀、大果紫檀所制傢俱,市場出貨量有走高之勢。紅木大會堂總經理封新華告訴記者:“受到新修訂的CITES公約影響,目前大紅酸枝原料價格在上漲,傢俱價格也有所提升。現在紅木大會堂內銷量最好的是緬甸花梨。”
  據孫穎介紹,目前,以大果紫檀爲代表的花梨木成爲衆多商家看重的商機。其價格也從年初的每噸1.2萬元,上漲到每噸2萬元,目前仍保持增長的勢頭。他表示:“目前業內普遍看好這種木材,將其作爲紅酸枝的替代品。當然還有其他材料,如紫光檀。明年大千也將購買一些此類材料。”


■ 市場分析
兩類材料具升值潛力
  近兩年來受市場關注的材料分爲兩種:一是紋理、色澤、氣味等性能與傳統紅木材料接近,被視爲替代材料。例如微凹黃檀、奧氏黃檀與交趾黃檀爲同一類樹種,色澤花紋類似,而交趾黃檀價格不斷上漲,使用量和出貨率都在不斷上漲。微凹黃檀、奧氏黃檀可能會成爲交趾黃檀的替代品。再例如,以大果紫檀爲代表的花梨木類,這種木材色澤淡雅、紋路優美、帶有檀香味,被認爲是花梨木類中最具升值潛力的樹種。
  另一種是以前不太受關注的樹種。例如被稱作“紫光檀”的東非黑黃檀,屬黃檀屬黑酸枝木類,木質極硬、出材率低,顏色深黑,油脂厚重,易形成美麗包漿。由於加工手段不成熟,市場對其認知範圍小,再加上北方消費羣體對黑色材質不接受,目前並未大範圍升值。類似的木材還有被稱爲南美黑酸枝的黑蘇木等。

業內聲音
●胡德生,古傢俱專家
  如今故宮裏的傢俱木材基本都產自東南亞地區,使用的木材比現在少多了。目前國內的珍貴木材接近百種,不排除大量新材料流入,有的木質特點或比紫檀、黃花梨要好。但現實市場情況是,故宮沒有使用過的材料,價格難以達到頂級。買傢俱不是買材料,如果爲了未來升值,還要仔細考慮。
●孫穎,北京大千木藝傢俱有限公司總經理
  目前紅酸枝(交趾黃檀)的價格確實一路高漲,其漲勢與當年的黃花梨有相似之處,但是我覺得它不可能成爲下一個黃花梨,身價達到有價無市的程度。原因是紅酸枝市場量太大了。2008年前後,遊資不斷進入紅木市場,一些來自地產、金融的資金雄厚的投資者大量購入,購買能力遠遠超過做傢俱的企業。雖然目前進口量不斷減少,但全國的量估計是個很驚人的數字,只是現在都囤在手裏,所以紅酸枝很難成爲下一個黃花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