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資訊

傢俱行業擁抱互聯網 尋求市場變革

日期:2013.12.18 來源:速途網

   家居在中國歷史悠久,中國素稱禮儀之邦,當客人光顧時不能顯得太寒砧,必須得有點品位和檔次。古代文人講求文房四寶和藏書字畫,以凸顯個人品位,現代人則以家居風格爲主,看主人的修養品性。家居,一直是中國人的面子。傢俱市場也是一個剛性需求市場,從國內的市場統計分析來看,我國傢俱行業有近1000億美元的市場,並且每年以10%的速度發展。近兩年,我國房地產市場的發展,促使了我國傢俱行業的繁榮,隨着城鎮化的進一步推進,我國傢俱行業的整體市場將會進一步擴大。據相關數據統計,我國城鎮化率才37%,遠低於發達國家的65%。國務院也有相關數據表示,在未來幾年內,將會使得我國城鎮化率進一步提升。
   時代在不斷改變,但我國傢俱行業的整體變遷卻好像慢於時代。當品牌來臨的時候,我國的傢俱行業仍然在小作坊裏面埋頭苦幹,當互聯網來臨的時候,我國的傢俱行業在工廠裏面埋頭苦幹,當城鎮化大步向前的時候,傢俱行業難道還要繼續埋頭苦幹嗎?


品牌必須強大,國有品牌須強勢出擊
   傢俱行業開始走品牌路線是來源於宜家,宜家成立的起因是宜家創始人發現人們需要買便宜又實際同時能夠滿足一站式購買的需求,於是就創立宜家,滿足需求。宜家通過幾十年的發展,卻脫離了創始人成立的宗旨--價格不再那麼便宜。這主要得益於宜家的品牌化路線。由於洋品牌對於中國定位的原因,宜家在中國的價格遠遠高於國外市場的價格,但是宜家的產品和原料以及加工廠都來源於中國,這也得益於其品牌化的原因。宜家現在所擁有的最大財富就是幾十年培養的一個品牌,這個品牌是靠那些崇洋媚外的人炒作起來的。
   相反,我國的傢俱品牌則覺醒較晚,走品牌化路線的目前也只有少數幾家企業比如居然之家。居然之家的品牌化路線來源於電視廣告,其代言人爲影視明星陳寶國。陳寶國在電視中的形象以正直和剛毅爲代表,切合了居然之家綠色、古樸的感覺。但居然之家的品牌化路線卻走得很艱難,主要原因在於其受衆開始遠離電視廣告,同時現在人們的品位更加新穎和個性,陳寶國這樣的形象也開始慢慢脫離人們的視野。如何塑造國產品牌的優勢,卻是當下傢俱行業需要思考的一個問題。
   國內傢俱行業面臨的優勢在於人才和市場更加本地化,同時性價比高於洋品牌。再者,從政策方面考量,有關部門開始打壓洋品牌的意圖也越來越明顯,對國產傢俱品牌也是一個利好的消息。如人民日報發文征討蘋果質量門、星巴克咖啡們等等。

擁抱互聯網,尋求市場變革
   傢俱行業和互聯網,看似兩個完全不同的領域,如何進行有機結合呢是B2C還是020卻是個問題。我們先來研究一下類似傢俱行業的家電行業蘇寧是如何做的呢蘇寧全面優化自己的產業結構,線上線下同價。導致了一個現象就是線下購買的以二線城市爲主,線下觀看線上購買的以一線城市爲主。主要原因在於一線城市的人們網絡環境更加發達,賣場較多,利於觀看比貨,然後去線上下單購買。線上購買可以有積分或者通過比價軟件進行購買,節省經濟。對於蘇寧來說,此舉是不得以而爲之。主要原因是京東、淘寶、天貓這樣的電商平臺所逼,這是一種壯士斷腕又不得不做的行爲。京東爲了達到自己的銷售額,在IPO上有一個良好的表現,同時大家電又佔自己銷售額的20%,完全可以放開手腳去打價格戰。蘇寧此舉之後,對於蘇寧整體營收有一定下降,利潤率和利潤額度都有一定放緩,但增長依然有。那麼,家電的故事會複製到傢俱行業嗎筆者認爲這是完全會的!大家都知道傢俱行業是暴力行業,往往一套傢俱的售價是成本價的十幾倍,電商企業遲早會涉足這個市場。從互聯網發展來看,亞馬遜是美國電商巨頭,其傢俱銷售額佔到了其銷售的10%。國內電商企業很多都在效仿國外的商業機會,這個市場遲早會被撼動。目前之所以沒有實施的原因主要在於物流和品牌的原因。家電行業都是有品牌的,比如海爾冰箱、聯想電腦、美的空調。但是傢俱行業是沒有品牌只有平臺的,目前很難在品牌上做好文章。一但某一款傢俱做成品牌,如XX沙發,那樣就可以向線上靠齊,電商就會殺向這個市場。另一個原因則在於戶型的不確定性以及物流的原因。我國的房子類型從目前來看,都是不確定的,沒有標準可言。每個人對房子的理解也不一樣,對於傢俱行業進入房屋都有一定考量的。我國物流目前都屬於小件物流,像傢俱這樣的大件物流是很難被保質保量送貨上門的,同時也涉及安裝和維護類似家電物流,在電商物流環節很難被消化和解決。從短期來看,傢俱行業沒有被互聯網衝擊的跡象,但如果放眼5年的時間,傢俱行業一定會被互聯網改變。同時,結合互聯網的另一方式是團購業務,傢俱真的不可以做團購嗎筆者認爲家居的團購比服裝的團購更容易產生,更容易實現C2B的打算。主要原因在於傢俱行業不算是一個真正意義的大規模生產模式。大規模生產的同時對於成本沒有多大的影響。互聯網終將改變傢俱行業!

下沉發展兩條腿--二線城市靠齊+平臺化戰略
   北上廣這樣的一線城市在近幾年的房價上升程度是有目共睹的,2008年北京房價均價維持在2.5萬元每平米,但到了2013年房價卻飆升至7.5萬元。北京的房價已經快接近天價的水平,但目前仍然沒有放緩的趨勢。但從數據來看,北京的購房率卻在下降,預示着北京的傢俱增長也在下降。而增長的購房率卻在二線城市,很多人都開始逃離北上廣城市,向二線城市靠齊。傢俱行業的壓力也來自於一線城市,主要在於人力、租金、推廣成本等等。二線城市雖然經濟水平沒有一線城市高,但更多的人才和企業向二線城市靠齊,經濟開始上軌,同時很多地方政府開始引進一些企業和人才入駐當地,比如江蘇常州。這樣既拉高了生活水平,也給當地的房地產市場帶來了契機。國內傢俱行業更應該早點佈局二線城市,提前佔住市場份額。國際傢俱巨頭如宜家這樣的企業在擴張時都是很保守,一般不會考慮二線城市的增長,此時更利於國產傢俱企業進軍。一線城市的增長開始榨乾,二線城市的春天開始來臨。同時,一個一線城市的店鋪費用足夠兩個二線城市店鋪的發展費用。
   平臺戰略是每個行業都在考慮的問題,互聯網企業更將切平臺化。比如去哪兒網屬於旅遊資源平臺,阿里巴巴電子商務平臺。傳統的平臺如市集等。傢俱行業的平臺模式可以參照早期的蘇寧、國美模式。早期的蘇寧和國美就是賣家電的,從廠家進貨然後賣給顧客,賺取差價,廠家貨款都是現金結算,沒有留款。但是,隨着蘇寧和國美的擴大,議價能力開始上升,可以和廠家進行砍價,以前1000元的家電現在我進貨進得多了,那麼就給980元。這樣就拉大了蘇寧和國美的盈利額,同時蘇寧國美拿着這個多餘的利潤進行促銷,使得銷售額進一步拉大,那樣使得下次向廠家進貨時可以多進一些貨物,大批量進貨就可以再進行議價。當進貨的規模擴大到一定數量級,成爲了廠家不可或缺的一個客戶時,這時候就可以不用給廠家給現錢了。可以拖欠貨款,拿着這部分貨款去進行戰略投資,循環反覆,那麼店鋪就成長到如今這樣的企業。傢俱行業也可以如此,場地是自己的,品牌是自己的,自己進行統一管理,在做活動時將費用與商家互擔。線下如此,線上也是如此,唯有平臺化,纔可集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