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把自己奉獻給慈善

日期:2012.05.14 來源:《南方都市報 公益週刊》

 

       4月27日,“2012中國慈善排行榜”典禮在京舉行。香江集團總裁、香江社會救助基金會主席翟美卿獲得第九屆中國慈善排行榜“年度十大慈善家”稱號。此前,她先後被國家民政部授予“中華慈善獎”,並榮獲“中國兒童慈善家”、“十大女性公益人物”等稱號。此外,在“2011中國經濟女性年度人物揭榜典禮”上,翟美卿作爲廣東省的唯一代表,榮獲“2011中國經濟女性年度人物”。

        一襲粉色貼身套裝,精緻的妝容,5月9日下午,當48歲的翟美卿出現在錦繡香江總部會客室時,你很難將她與女強人的刻板印象聯繫起來。她笑容溫婉、謙和有禮,在門口等候大家的到來,然後把每個人送到電梯口。

       這是一個被光環層層包圍的女子。她是500億元商業帝國的“女王”,年近半百仍然保持姣好的身材與美麗的容顏;她是癡迷於慈善的公益“教母”級人物,親手打造了國家級001號非公募基金會–––香江社會救助基金會,多年累計捐資超過8億元。

       當累積的財富漸漸只剩下數字的意義後,“向錢進”還是“向前進”?翟美卿的目光更多地投注於後者。公益成爲她“修煉”的終南捷徑。將企業的管理經驗植入N G O,使其高效、透明、專業,翟美卿並未止步於此。2011年投入1000萬元扶持貧困婦女創業,今年又將在雲南開啓民間手工藝術保護項目,以社會企業的創新模式,做“輸血”式公益。

       初夏,2010年11月加盟香江社會救助基金會任祕書長。這個前媒體感覺,與“翟小姐”共事,愉悅與壓力並存。“翟小姐對工作要求高,凡事力求完美。”同時她也願意給員工足夠的信任與空間。去年起,初夏放手推出了“愛心圖書室”標準化、公益媒體人培訓、錦繡文化傳承(雲南地區正在消逝的民間技藝前期摸底)等一系列頗具創新性的公益項目。

       “做人難、做女人更難、做成功女人難上加難。”藝人劉曉慶的一句話曾得到過很多女性的共鳴。不過,這些在翟美卿那裏似乎不是大問題。成功的事業與幸福的家庭一直在眷顧着她。她覺得這是自我修煉的結果。“無論什麼時候,女性都要獨立自強,學習成長,提升自我。”所以,她選擇去中山大學哲學博士班苦讀,“要用10年時間攻下哲學博士學位”。理由很簡單,只是因爲喜歡,喜歡體悟。

        在這個靜謐的午後,裝修豪華的總裁辦公室,公益“富女”翟美卿跳躍於商業、慈善、女性諸多話題之間,輕巧自如。

 

■對話翟美卿

       南都公益週刊(下稱南都):這些年來你在商業和慈善領域獲獎無數,你最看重的是哪個獎項?

       翟美卿(下稱翟):得獎是榮幸,任何獎項都是對我的鼓勵。不過我不會對哪個獎項看得特別重。手裏拿的獎盃總要放下的,最重要還是要回到現實,實實在在把企業做好,纔有能力把慈善做好。

       南都:從事慈善20多年,你個人獲得了哪些成長?

        翟: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我感覺到人不僅要有物質追求,還要有價值觀和精神的追求。如果做企業僅僅是爲了自己生活得更好,人生的理想就太低了。最後確定企業宗旨是“辦好實業,回報社會”,也算是重新確定了人生理想。我做慈善中,我的人生經驗不斷增長,心靈、精神也得到昇華。

       南都:你的時間那麼緊張,怎麼分配慈善和做實業的精力?

        翟:做慈善得有實力。我們是非公募基金會,資金都是靠自己。如果不實實在在做好企業,慈善理念喊得再響,能做的也很有限。所以我在企業的時間更多,讓專門的人員去做慈善。在N G O組織發展中,中國的人才也是在不斷的實踐中發展成長的,要把慈善做得更專業需要一個過程。

        當然,人生有很多階段,將來我年紀大些,企業發展有接班人了,也許會退休,把時間都放在慈善領域。

       南都:去年起,基金會斥資千萬元設立女性創業基金,與您個人的經歷有何關聯,女性創業有什麼樣的特質?

        翟:女性創業跟男性相比,更加艱難,因爲女性還要顧及家庭。我們現在的資助對象以農村婦女爲主。幫助她們創業,不只是從“輸血”向“造血”的慈善方向嘗試,同時會讓她們的家庭更美好。現在很多農村婦女離開家去外面打工,留下大量留守兒童。幫助農村婦女創業,能讓她們留在家中照顧小孩。

        南都:您覺得女性應該擁有的基本財富是哪些?

       翟:不管男女,身體很重要,還要有內在美,修煉內在素養,不斷提升自己的品德。作爲女性一定要有獨立的思想、獨立的精神,不要太依賴別人。家庭對女性也很重要。我身爲母親、妻子,覺得女性在小孩教育、家庭和諧方面責任很大,再忙也不能忘了對家庭的責任。

        南都:您怎麼看待女性在當下中國的社會地位,N G O可以從哪些方面着手去幫助改善女性的現實處境?

       翟:以前中國的女性地位蠻低,得在家看孩子,盛行“女人無才便是德”。現在我們可以出來做事業、創業,還有一定的政治地位,隨着經濟的發展,女性地位肯定也會越來越高。國家、社會的文明程度確實與婦女地位的高低有關聯。

        对于N G O如何提高女性地位,我現在是廣東省女企業家協會會長,覺得最重要的不是倡導女性地位有多高,而是提高女性素質。比如女性企業家要把企業做好,修煉自己,提升能力。N G O可以從各方面提升女性技能、素質,我們剛辦完一期培訓班,很多企業家都踊躍參加,我們以後也會不斷有高端的培訓。現在社會上還存在一些歧視婦女的現象,只要有人在,社會總會有很多問題。但只要女性能做到自尊、自愛、自立、自強,地位自然會提高,社會地位是靠自己去爭取的。

     南都:現在很流行提女性領導力,你怎麼看?

       翟:很多人談女性領導力,認爲女性擁有更溫柔、感性的一面,親和力更好,團隊建設更和諧。女性畢竟有其特性,可能在某方面的管理更能發揮長項,這有一定的道理,但不是絕對的。領導力還要考慮不同的個性、風格適合不同的崗位,比如做對外營銷與對內管理相比,需要的特長、風格會不同。在這個問題上,我倒覺得不僅僅是男女的問題,男女都一樣可以做得好。現在搞一些“女性領導力”論壇、培訓(笑),可能是考慮到加個名稱比較有吸引力。但我覺得真正要上領導力的課程,就單純關注領導力,如果只是說女性領導力,那是想賺女性的錢。

       南都:你會將公益的理念帶入你的企業經營嗎?比如,在家居板塊,健康、環保的理念是你們篩選供應商的標準嗎?

        翟:一般我們對供應商都有這個要求。我在2001年創辦了全國工商聯的傢俱事業協會,擔任會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讓大家加入綠色同盟。那時我們在深圳設計了綠色同盟標籤,就是給傢俱行業中所有無毒的傢俱貼上這一認證。但是這個在11年前很難推動,不跟政府聯動起來很難做。有人會說“我也想啊,但他們的膠水本來就有毒,怎麼辦呢?先要徹底解決膠水問題。”11年過去了,我沒做傢俱協會會長也很多年了,這些問題應該都解決了。

        南都:聽說你有一個目標是帶動更多富人從善。

        翟:我覺得做慈善是一件快樂的事,希望能帶動更多人去做。我不會說我捐了多少,你得捐多少錢,包括我搞慈善晚會,從來不會讓別人捐多少錢。我覺得主要是有心、用心,讓捐的人感覺到幫助別人的快樂。

        南都:香江基金會有來自其他企業家的捐贈嗎?

        翟:很少,我們是非公募基金會,原則上是不接受的,也沒有必要接受外來資金。不過有個別很熟悉我們的商會捐到這裏,讓我們捐到指定的地方,可以免掉一些稅收,這樣也能幫更多人去做慈善。我想先把自己的事做好,如果以後政策放開了,在慢慢往公募上靠。